网骠文学>历史>从前,说 > 终章
    下个月就是我和唐哲的婚礼了,幸福,还是来到我身边了吧?

    一如往常的来到学校,今天是孩子们毕业典礼,看着这羣每天让我生气又时常把我逗乐的孩子们,心里还是会感伤。老师就像第二个母亲,这些孩子我每个也视如己出的疼Ai,虽然免不了责骂,看着他们的成长我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典礼到了尾声,是老师们要把孩子送出校门口的环节。个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,当然我自己也是。

    「芳馨老师,我们好舍不得你」几个nV孩子团团围着我抱着我哭

    「啊!!他拿着刀」

    人羣的中间,刺耳的尖叫此起彼落,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少年,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,手里紧紧攥着一把锋利的开山刀肆意挥舞。

    「你们这什麽破学校,什麽烂老师,害惨了我的弟弟还敢在这里办什麽毕业典礼」

    他的情绪激动泪流满面,我第一时间联想到这届的一名学生。一个特殊班的孩子,特殊班的孩子通常有些学习及情绪控管的障碍,偏偏那名特殊班的老师并没有什麽耐心,甚至能说连Ai心都没有,常常打骂学生,不少孩子会被他给吓哭。

    特殊班的家长却没有人反映,兴许是觉得自己的孩子也带给老师不少麻烦所以感到抱歉,普通班的孩子也很少和特殊班的孩子玩在一块,也没太多人会去注意到。我知道也仅仅是因爲见过那个孩子几面罢了,他的事情闹得很凶,被普通班的学生给霸凌捉弄,即使他告诉过老师,还是没有阻止悲剧的发生。孩子去磕到头,目前人还在医院,所以身爲毕业生的他也没办法来参加典礼。去磕到头的真实原因,也没有人敢去深入其就。

    「你先不要激动,放下武器,你知道这是犯法的吗」几名男老师围着他

    「犯法?你们还敢跟我说犯法?是谁把我弟弟弄伤的你们都没有交代,还敢跟我谈什麽犯法」他们说的话让少年更爲激动,疯狂挥舞着刀子